香港出版業的困境

與各位同業與作者 , 共勉之!

圖書發行日益尷尬艱難/ 上官泰芙

2008-8-31 /  大公報

2008年的暑期長假令我們無法忘懷,十七天的京奧,讓我們歡喜而忘我。閉幕之後竟有一種失落的感覺。暑期長假過後,學生要上課,老闆要像從前般管生意,主婦不能再拒絕煮飯……一位文友的書獲資助,正在製作中,問我發行該書的時候,可否在書店「留一段時間」?我答以,這真不好說,真無法保證,圖書的發行一直交託別家專門的發行機構,書可否發到書店,發到幾家書店的門市,以及擺放在書店多少時日,我們沒法控制,變成了發行商和書店之間協調的事情。這是實情呀。

自費出書也難銷售

進入2008年,較之上世紀七十年代,事情已是完全兩回事矣。憶四十年前,出版物沒那麼多,不像今天,連明星出書也來湊一份熱鬧。當年,發行機構因為香港整體出書量不大,也僅有幾家大的發行商,那像今天,似乎成了「發行」問題多多的局面?那年代,發行商對於出版人十分尊敬,畢竟他們完全是靠出版社出版的圖書來「搵食」,從出版社給的折扣和他們給書店的折扣之間的差價中賺取利潤,發行工作做得亦異常出色。雙方訂有協議,其中最主要的協議有三方面的內容:發行商將出版社出版的圖書發行到新界、港、九各大書店門市,出版社不得另託他人發行;出版社出版的圖書出版後大部分交給發行商;最後是三個月後結算。

然而幾十年過去了,傳統式的委託發行協議已不太流行,集團式的發行在各方面已遠遠不如傳統的發行公司。其中最主要的變化有這麼幾個方面:其一,由於新創立的出版社很多,出書量倍增,發行商的發行量相對每一家也就大大地減少。書店也存在著書種太多的壓力。因此,一本書是否可以在某些書店擺放,以及可以擺賣幾天,就變成純屬書店和發行商之間的事。發行商去書店「跑樣書」,一旦書店負責人認為該書作者知名度不高,或書類屬曲高和寡一類(如詩集),圖書就有可能被拒於門外,書店完全不入貨。作者辛辛苦苦自費出書,圖的就是書店能賣(至少也讓人「看」到)他的書,但書店卻是不留情面地不入貨。書店並無與出版社訂下任何一紙協議,甚至,書店也沒有跟出版社所委託的發行商簽訂什麼協議,因此談不上「違約」。可憐的作者,就常常向出版社投訴「××區的××店看不到我的書……」,出版社也只能向發行商追問了。

出版社不敢亂出書

其二是現在式的集團化發行,不再向出版人包下百分之九十的圖書數量,理由不外是倉庫壓力太重,需要另外交存放費,與傳統的舊日的發行商已完全不同。租金高漲,這一筆費用不小。許多出版人惟有謹慎出書,或在印書量上減半,從印1000本降至印500本。最後是結算問題。老式的發行商,雖然未必用電腦,但三個月前賣多少書,一清二楚,分毫不差地將售書款結算給出版商。不像現在的大集團發行機構,因為書店採取「退書」策略,在給出版商開出的銷數表上竟然出現「負數」。為了這個奇特的現象,傳統的三個月結賬方式常常演變成半年結算,原因就是因為退書造成的負數問題。在書店、發行機構、出版社三者之間,我們可以發現書店、發行機構對出版社的依賴性越來越小,越來越不如從前,反而是出版社要央求發行商的發行和書店的售賣,處境越來越艱難。書,一般小說、散文類的書已從傳統的印刷1000冊變成只印500冊。以前人說圖書銷售至少一千冊才回本,如今只印500,還只賣不足一百,大部分還是政府圖書館的訂單,出版社豈敢再亂出書、亂投資?

從一本書的發行再聯想到一本書的出版吧!這兩者之間有著一定的聯繫。作者出書目的各有不同,有的只為「結集成書」就心滿意足,沒想到其他;有的(尤其是早期)想通過一本書的出版,而達到名利雙收,能夠大賣特賣,賺一點錢。自從發現十有八九是「賠本生意」之後,就漸漸也改變觀念,對市場不再存有任何不切合實際的幻想,變得口口聲聲說:「我明白的,我出書不是為了賺錢。」於是退而求其次,從「賺錢」降到「我只希望一些書店能夠看到我的書。」然而在出版社言明之後,半信半疑,感到失望之餘,又能怎樣呢?很多作者不明白發行機構的運作,不明白書店的現實,看不到書店同樣存在留強汰弱、能賺的就進貨,不能賺只是佔了空間的就不入書的現實狀況,仍存在著種種幻想,這種幻想只有到了被現實無情粉碎之後才能夢醒吧!

書展暢旺成怪現象

出版業萎縮,源於市場變化,發行、銷售等都出現問題,於是出版社就被迫減產,甚至不再生產(出書),一旦這充滿創意的文化產業停滯了,那不是很嚴重嗎?投資一本書等於虧一本書,這太容易的算盤既叫出版社萎縮不振,也讓作者出書無路。於是較有知名度的作者,一本看得過去的作品,要出版的話,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自己掏腰包,自費出版,自負盈虧,出版社只擔任代為製作、提供國際書號、註冊、交由發行商發行的中間角色;二是向香港藝術發展局申請資助,條件是你的作品要經過六個評審員過目並打分,還要填寫一些人感到好似有點難度的表格,其中又有種種規限。

如果我們聯想到今年「香港書展」入場人次達到八十多萬的現象,就會感到上述出版業怪現象的不可思議。一邊是興奮得不知怎麼辦才好,以為八十幾萬成了港人的驕傲,一邊是著書人要想將自己的新書擺在書店幾天也未必容易,令出版人很是無奈,作者亦難於理解。我們該如何解決出版業中的種種難題呢?

作者為資深出版人,作家

( 上文轉載自http://www.takungpao.com/news/08/08/31/LTA-954359.htm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