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版業的困境 2

原來上官前輩有另一篇文章講述出版社的經營困難,立論中肯,值得深思。

經營出版有苦自知 / 上官泰芙

2008-1-29

出版業好看不好吃。一家專出暢銷讀物的出版公司已不易經營,何況滿腦子健康意識、文學、藝術的出版社,更是舉步維艱。香港不太具備足夠的閱讀風氣,令單純的文學性出版社難有生存空間。

一家經營了二十餘年的出版公司宣布停止業務,引起寫作圈一些人的紛紛議論。其實這沒啥值得大驚小怪的,事緣出版業屬於一種專業性很強的行業。隔行如隔山,有不少行外人對這行業的運作和詳情並不了解。有一些行內人語卻是切中要害,譬如:「出版業好看不好吃」、「你想叫誰破產,就叫他搞出版」。說得並非沒有理由。外面的人看出版社,風風光光,只有行內的人「冷暖自知」。出版,好的話每頁書都是「紙鈔」;一旦書滯銷,全部成了廢紙。一家專出流行、暢銷讀物的出版公司已是不易經營,何況那些懷抱理想,滿腦子健康意識、文學、藝術的出版人所經營的出版社,那更是舉步維艱。

競爭激烈 不易營運

香港不太具備足夠的閱讀風氣,令單純的文學性出版社難有生存的空間,不大可能出現像台北隱地先生所主持的爾雅出版社。這家專出文學圖書的台灣出版社創辦了二十幾年,以前每年都要出版數十種文學書,後來情況欠好,出版量減少到每年約二十種,但依然是屹立不倒。這在台灣已是了不起的奇蹟了,如在香港更是不可想像。正因如此,近幾年一些集團式的出版大機構早就紛紛轉型,不再講求什麼執著和分工,而是為了「生存」和「看錢份上」,什麼書都出了。以前是只出某些類別的,現在不了,只要什麼好賣,什麼都可以出。以前不成文的規矩是,有人食肥肉,有人啃骨頭,現在是公平競爭。這不敢說是什麼「欠缺出版理想的墮落」,而只能說是香港出版行業的轉型和不易營運的證明吧!

在競爭激烈的情勢之下,財雄勢大的出版機構當然沒什麼後顧之憂了。他們財雄,可以以高版稅制吸引作者,可以挖角,可以在精美包裝上落足成本;勢大,發行成本方面沒有限制,宣傳上也可以做到廣為人知,盡善盡美。在競爭之下,令一些小型出版社支撐得更為辛苦。許多出書的作者只從「作者」一個人的得益的角度去看待事情,即版稅的高低去衡量一家出版社的優劣,從未曾考慮他的書是否好賣,每年可賣多少本?只靠幻想或夢想,以為自己的書「一紙風行」,那是十分可笑、可悲甚至危險的。

市場狹窄 書籍難銷

就讓我們像在解剖一隻麻雀那樣看一看一本書從製作、生產到市場成為商品的情況。大家都可相信像黃霑《不文集》印行數十版和金庸的武俠系列不斷重印這樣的情況都屬比較特殊的例子。如果一本書的作者知名度不高、內容又不屬普羅大眾可以接受的一類,那麼百分之九十的書都逃脫不了這樣的厄運:不管是出版社投資或作者自費出版、自負盈虧,由於市場較窄,不敢再印兩千本了,了不起是一千本吧!但一千本還是有囤積貨倉的危險,那就印500本吧!可500本和1000本的成本相差不會太大,怎麼辦?出版社租倉要租金,作者全搬回家?家又是那麼狹窄,反覆考慮之下,還是少印為好!書印出來了,天真的作者以為「洛陽紙貴」,可以「一紙風行」。

豈料,香港各區圖書館訂的數量合共只有數十本,發行商幾個月發行到港九各大中小書店的數量也只有數十本,兩者加起來也不過一百本左右。作者大為不滿,致電出版社責問:為什麼某某書店不見我的書?出版社說我們代你問問,致電發行商轉告作者的意見;發行商回答:某某書店我們已去「走樣書」了,他們不入貨。這是每天在行內發生的事。許多作者不了解,曲高和寡的書很難賣,一千本的書賣個十幾年還剩一半有多,堆滿貨倉!如今印五百已嫌多了。少於五百本印刷廠不便開印,可太多了作者朋友沒那麼多可送。這是一般出書的苦情和慘情(名家、明星的書當然不在此列)。

多年前,有個寫作人(不見經傳)交來一部寫得不怎樣的詩集欲通過本人從事的出版社向有關機構申請出版資助,結果不獲批。他大為不滿,說以香港三百人有一名讀者來計,香港六百萬人口中,他的詩的讀者保守統計至少也有兩萬人。這種思維方式,你可不要以為太過天真幼稚,時下,就有不少類似的寫作人,自視很高,自以為他寫的是什麼曠世傑作或暢銷寶物,每一年準時致電給出版社追版稅,殊不知常常是一年都賣不出一本,或只賣出幾本,版稅還不夠一趟車費。

版稅問題令人深思最後說到「版稅」。有人把這東西看得比天還大,其實也要看是什麼書的版稅。本人試過為他人寫過一本傳記,對方與本人簽約,有一條是版權屬於他。其實這類傳記的版權即使免費送本人,本人也不會要。要來作甚呢?有的人明明知道某本書不會有什麼歷史價值或金錢價值,為著個人擁有版權而非常緊張。一家出版公司停業了,如果不將版權歸還作者,那當然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不知其中有沒有誤傳。

不要說出版社停業結業,歸還版權給作者是一般行規,如果有一本書,三、五年早就在市場滯銷或消失,經作者和出版者協商,也可以用某種方式由作者取回,隨作者自行處理。目前有一些教科書出版社常打著「教育用途」或「不牟利」的謊言欲取作家在某書中的作品編入課文,又不願付出適當版稅,這種做法十分惡劣。任何書中的作品,如該書還在市場中銷行,一般來說,版權由作者和出版人共同擁有,第三者想不勞而獲,都是不尊重這兩者的行為!包括官方機構,即使真的用於不牟利的用途,也有必要付出一些象徵性的酬勞給作家和出版社,作為補償。

作者為資深出版人,作家

( 文章節錄自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08/01/29/LTA-857537.htm )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