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港姐富貴到出版社賺錢

出版社是如何賺錢的?

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對於一些經營困難的出版社來說,這簡直是RPG打最後大佬一樣的高LEVEL難答。

試想一下,你問明星是如何賺錢的,叫人如何答你?

前港姐A買豪宅,問她點解有咁多錢,A答︰炒股賺的(勁過任總呢!下次請佢做金管局主席啦!)

前港姐B忽然富貴,問她是否和某富豪拍拖,B答︰我都唔識佢(唔識都拖手同GOODBYE KISS,學朱咪咪話齋–依家乜都要開放!)

出版社是如何賺錢的?沈重得有如奧斯特洛夫斯基的經典作品︰《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記得曾有一間規模不少的出版社為了賺快錢,竟然走捷徑呃呃騙騙,最後股東走佬公司倒閉,剩下其中一個有頭有面的股東,補習天王X SIR長命債長命還。

雖然文化會社的經營也不見得輕鬆,但筆者可以千萬肯定的說︰出版社是靠賣書賺錢的。

出版業吃的是創意這口飯,在市場基數狹窄的香港,讀者平均學歷高,口味變化速,消費多元化,這口飯不易吃;如果抵不住市場壓力,便撤離好了,又不是沒有大出版社結業的先例可援。

市場和讀者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及格的出品不會有人垂青,如此苟且生存,只會自己難受,也影響市場整體質素。

以前選港姐為了湊夠三十位入圍「佳麗」,當中起碼十個八個是哨牙珍、肥婆四等極品,看得觀眾有如接受酷刑;近幾屆大會學精了,入圍者減至二十個左右,觀眾投訴明顯少了。

選港姐的精英化,正是出版業的借鏡。願同業共勉之。

BY編K

廣告